•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常委会会议

临沧市人大常委会调研组关于临沧市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书面)

——2017年6月23日在临沧市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上 市人大法制委副主任委员、常委会内务司法工委副主任 黄永刚

时间:2017/6/26 12:40:22|本文来源: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点击数: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

 为做好市人大常委会听取和审议市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情况的报告前的相关工作,市人大常委会调研组于5月24日至26日到永德县、镇康县以及市人民检察院,就2013年以来全市检察机关未成年人刑事检察机构设置、机制建设和队伍建设、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取得的成效和经验、存在的问题等情况进行了调研。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工作基本情况

 2013年以来,全市检察机关认真学习贯彻未成年人保护与犯罪等一系列法律和规范性文件,认真实施修正后刑事诉讼法增设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特别程序,坚持“教育、感化、挽救”方针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少捕、慎诉、少监禁”的原则,从多方入手,稳步推进未成年人检察监督,最大限度保护涉罪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最大限度教育挽救涉罪未成年人,最大限度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以下简称未检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

(一)严把未成年人案件质量关,最大限度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一是严厉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共批捕侵害各类未成年人犯罪嫌疑人98人,起诉107人。

 二是公正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共受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463件998人,其中妨害社会管理秩序案件182件359人;侵犯财产案件144件255人;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案件108件351人;危害公共安全案件29件33人。

 三是落实对涉罪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坚持“教育、感化、挽救”方针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原则以及特殊刑事政策、特别诉讼程序,对于罪行轻微,属于初犯偶犯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坚持少捕、慎诉、少监禁。依法不捕218人、不诉28人,提出适用非监禁刑的建议81人,体现了挽救、教育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司法政策。

(二)严格落实特别程序,全面推进未检工作制度化建设

 一是落实社会调查报告制度。结合办案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成长经历、家庭情况、受教育程度、社会交往以及性格特点进行调查516次,帮助分析其犯罪原因,并对其人身危险性、社会危害性进行评价,形成作为帮教参考依据的社会调查报告516份。

 二是落实合适成年人到场制度。在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在未成年人法定代理人不能或不愿到场情况下,选用合适成年人参与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帮助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行使诉讼权利,发挥对未成年人的教育作用。

 三是落实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综合考虑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情节、主观恶性、悔罪表现、被害人意见、家中父母的监管教育条件等情况,作附条件不起诉76人,经考验期满决定不起诉60人。

 四是落实刑事和解制度。对符合法定条件的涉及未成年人的犯罪案件,在充分听取双方意见的基础,引导双方达成刑事和解20件,促进化解社会矛盾。

 五是落实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坚持专人录入系统、专人专柜、全面封存未成年人犯罪记录档案129份,避免犯罪“标签”对未成年人成长造成负面影响。

(三)延伸检察职能,构建未成年人犯罪社会化帮教预防体系

 一是促进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检察机关在与公安、法院、司法行政等部门衔接配合的同时,进一步加强与共青团、妇联、民政、教育、卫生、社区等方面的联系,建立多部门合作及司法借助社会力量的长效机制,实现对涉罪未成年人教育、感化、挽救的无缝衔接,2013年以来,在法定期限内沟通协调法律援助部门为374名未委托辩护人的未成人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提供法律援助;为30余名涉案未成人及其家庭协调低保及其他社会救助。

 二是积极参与未成年人社会管理。针对办案中发现的未成年人教育、管理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及时发出检察建议32份,提出纠正措施,促进相关部门整改,共同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环境。

 三是强化对涉罪未成年人的帮教。对被判监禁刑的未成年人罪犯,督促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及时探视,使他们获得关怀,增强自我改造的信心。对作出不起诉决定的未成年人和被判缓刑的未成年罪犯,积极与所在社区加强联系,按照“一人一档案”,建立帮教档案,并及时记录回访教育的具体情况和实际效果。

 四是突出对重点未成年群体的司法保护。采取“一对一”“代理妈妈”等方式精准帮扶未成年被害人,对家庭经济困难的30名未成年被害人提供司法救助金38.05万元。

 五是大力加强未成年人犯罪预防。继续深入开展“法治进校园”活动,健全完善检校合作普法长效机制,配齐配强中小学校兼职法治副校长、辅导员9名,专题举办“防治校园欺凌、护航未成年人成长”检察开放日。起诉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犯罪22人,参与针对农村留守儿童的法治教育、自护教育和关爱救助活动28场次。累计进乡村、进社区、进校园开展法治教育讲座45场31500余人。

(四)加强制度和机构队伍建设,不断提升未检工作规范化、专业化水平

 一是探索建立未检工作标准。按照捕、诉、监、防一体化模式,逐步完善独立的未检业务流程,建立以办案质量和帮教效果为核心,涵盖少捕慎诉、帮教挽救、落实特殊制度、开展犯罪预防等内容的独立评价机制。强化对县(区)院未检工作的指导,及时掌握情况,帮助解决突出问题,认真总结推广各地具有普遍意义的创新成果和经验。

 二是推进未检工作专门机构建设。于2013年3月设立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处,与公诉处合署办公,承担全市未检工作指导职责。又于2015年7月将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处调整为内设机构单独设置,专司未检工作。八个县(区)院在实行大部制的基础上,均成立了1个未成年人案件专门办案组,由一名员额内检察官担任组长,专门承办未成年人刑事案件。

 三是加强未检专业队伍建设。择优选送17名优秀干警参加最高检、省院组织的专项培训,进一步优化知识结构,提升工作能力。着力培养、树立富有爱心和专业精神的先进模范人物和优秀团队,鼓舞和引领未检队伍建设。1名干警和1个团队获得省以上表彰。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近年来,我市未检工作力度不断加大,取得了较好成效。但是,未检工作与国家、社会、广大人民群众对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要求以及相关法律的要求,还有一定差距,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基础性工作还不够扎实

 一是未检工作的专业化程度还不高。机构方面,全市除市检察院有独立的机构外,八县(区)院只设置未检办案组,专业化程度还不高。人员方面,临沧近年来刑事案件高发,有的未检检察官既要办理未检案件还要办理其他类型案件,专人不专职,专业化程度受到限制。

 二是办案配套体系还不够完善。主动与其他政法部门加强联系沟通不够,监督意识不强,在落实法律援助、分案起诉、亲情会见等制度上协调衔接不够,对涉罪未成年人的教育、感化、挽救的合力有待增强。

 三是办理跨区域、跨国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不够规范。一方面受人力与司法承办的限制,社会调查难以有效全面开展。另一方面,很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到案后不如实供述家庭住址、父母、法定代理人等情况,导致只能邀请其他合适成年人参与,而实际工作中大多邀请共青团工作人员,合适成年人参与诉讼形式较为单一。

(二)部分特别规定的实施需要进一步深化

 一是法律援助效果不够突出。新刑诉法第267条规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实践中,法律援助律师的选任和履职情况缺乏健全的监督机制,加上法律援助本身是无偿服务,一些执业律师不愿意从事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法律援助工作,弱化了未成年人法律援助的效果。

 二是检察机关的诉讼监督职能作用发挥有待提高。新刑诉法第269条规定对被拘留、逮捕和执行刑罚的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应当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但是,受监所条件制约,有的区县看守所没有认真落实分类羁押制度,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和其他成年犯罪嫌疑人混关混押的现象仍然存在;有的地方对未成年犯的社区矫正存在脱管漏管的情况,有的存在个别矫正方案针对性不强,矫正措施不到位的问题,影响矫正效果。这些问题的存在,反映出检察机关对涉罪未成年人刑事执行的监督机制尚不健全,工作还存在疏漏。

 三是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落实不到位。部分县(区)检察机关在与公安部门衔接封存未成年犯罪记录的过程中,由于没有细化的明确规定和操作规范,导致封存制度落实不到位。

(三)未成年人犯罪综合治理体系化有待完善

 关爱关注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矫治涉罪未成年人,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需要有关部门、社会团体、学校等各方面的共同参与。但现阶段,我市未成年人犯罪综合治理尚没有形成整体合力。

 一是面向未成年人的法治宣传教育有待增强。有的部门对未成年人法治宣传教育重视不够,存在形式单一、应付了事、走过场的情况;宣传覆盖面需要进一步扩大,对留守儿童、刑释解教、服刑人员子女等特殊青少年群体的法治宣传教育还存在空白点;家庭法治宣传教育功能被忽视,在家庭教育中许多父母重智不重法的现象比较突出,家庭监管缺失成为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重要原因。

 二是检察机关与其他司法机关、执法机关的沟通衔接有待进一步加强。由于公、检、法、司各部门之间沟通协调不够,以致一些特别程序规定在适用中存在脱节的情况。如轻罪记录封存问题,由于记录封存的执行主体、封存方式、查询条件、泄露追责等缺乏操作细节,各司法机关对此存在不同理解,做法不一,相互之间难以协调一致。

 三是对特殊青少年群体的教育和服务不到位。外来未成年人、农村留守儿童、闲散未成年人等特殊群体,往往处于社会管教不到位、家庭监管不到位、生活保障不到位的“三不到位”状态,容易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三、意见和建议

(一)高度重视,不断强化未检基础性工作

 一要加强未检工作的组织领导。市人民检察院要加强对未检工作的领导和对下级院的指导,抓紧制定以办案质量和帮教效果为核心、符合未检工作特点的独立考评机制,激励下级院做好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同时,未检工作是一项常抓常新的工作,各级检察机关特别是基层检察院要立足本地实际,在法律框架内不断探索创新未检工作的机制和方法。

 二要加快未检工作的专业化建设步伐。各级检察机关要结合司法体制改革,根据未检工作的特殊性和本地实际,科学设置未成年人检察机构,配足、配齐未成年人检察官,继续推广捕、诉、监、防一体化模式。要着力建立一支素质、业务过硬的未检队伍,加强未检队伍的专业化培训,选派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具有法学、心理学、社会学知识,善于做思想工作的检察官从事未检工作。

(二)严格履职,认真落实法律法规相关规定

 全市检察机关要充分发挥检察职能,在办案活动中落实好法律各项规定,切实做好涉罪未成年人的教育、感化、挽救工作。

 一要准确把握“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刑事政策。要处理好教育与惩罚的关系,从严掌握批捕、起诉条件,在依法办案前提下,少捕、慎诉、少监禁。同时,做到宽容而不纵容,对于一些涉嫌严重犯罪的未成年人,基于其人身危险性大、矫正难度大,该捕该诉的应该依法批捕起诉,体现教育与惩罚、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二要进一步落实好未成年人特别程序规定。要不断丰富社会调查的内容和形式,检察机关要完善对社会调查的监督机制,指导调查机构全面了解涉罪未成年人相关情况,为是否采取强制措施、是否适用附条件不起诉以及定罪量刑等提供重要参考。要充分理解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内涵,对符合条件的积极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将帮教、挽救涉罪未成年人作为办案的重要任务指标。要加强与司法行政机关的沟通联系,强化对未成年人援助律师的监督,加强对未成年人法律援助工作质量的考核,建立相应的奖惩考核制度,以此督促和激励律师积极开展法律援助,提升未成年人法律援助工作效果。

 三要强化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诉讼监督工作。各级检察机关要加强对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立案、侦查和刑事审判的监督,健全未成年人刑事强制措施和刑罚执行监督机制。通过提出检察建议和纠正意见等方式,监督有关部门解决好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与成年犯罪嫌疑人混关混押和社区矫正脱漏管的问题。

(三)密切配合,着力构建未成年人犯罪综合治理体系

 一要健全法治宣传教育的长效工作机制。有关部门、学校、社会团体要从多渠道、多路径,以未成年人喜闻乐见的方式,对留守儿童、学生、闲散未成年人、涉罪未成年人开展经常性专门性教育。相关部门要按照“谁执法、谁普法”的要求,积极开展形式多样的法治宣传教育。尤其司法机关要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对司法信息资源进行挖掘运用,深入研究、及时总结未成年人犯罪的新趋势新特点,让青少年法治宣传工作更有针对性。

 二要加强与公安机关、人民法院和司法行政机关的联系沟通,共同完善细化社会调查、法律援助等法律条款的实施规则,确保相关法律规定落到实处。同时,采取定期召开联席会议等形式,共同研究未成年人犯罪形势、特点,解决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形成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工作的合力。

 三要建立全方位的服务管理机制。检察机关要加强与司法机关和政府有关职能部门的联系和沟通,进一步明确职责,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创新社会管理方式。要积极加强与综治、共青团、关工委、妇联、民政、学校、社区等方面的联系与配合,把社会力量纳入对未成年人保护的工作之中,形成党委重视、政府负责、部门配合、全社会参与的工作机制,确保形成合力共同推动涉及未成年人的相关工作。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