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回望大江外

时间:2017/7/14 16:25:34|本文来源:凤庆县委宣传部 |作者:庄文勤|点击数:

 在凤庆,人们常把澜沧江以北,黑惠江以南的诗礼乡、新华乡、鲁史镇称之为江北,俗称“大江外”,其根本的含义和偏僻、贫穷、落后、荒凉以及穷山恶水相差无几。

 据城里人说,三十多年前大江外人进城,他们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肩扛麻袋,足踏草鞋,裤脚卷过膝盖,两腿沾满红土,走路风风火火顾不上东张西望……的确,三十多年前大江外人进城,必须凭两只脚一个脚窝一个脚窝地走进城,这是雷打不动的事实。

 我家就住在大江外的诗礼乡,印象中的诗礼称得上是山清水秀。要山,有光山梁子、灵保山、孔雀山等有名的无名的大山;要水,有诗礼河、黑惠江等源源不绝的流水;要树,有160787亩莽莽森林;论土地有人均1.2亩的耕地;说区位它处于凤庆县、昌宁县、巍山县的结合部。

 然而,在三十多年前,诗礼乡可以说是一穷二白。“山是红泥山,路是野鸡路,一间草房人畜住,累死累活还是饿着肚……”便是当时最真实的写照。就从五花八门的地名村名中也可以窥见一斑,什么独家村、大龙潭、豹子窝、密棵树、阿苦黑等等。虽说地名不能全部反映出乡村的面貌,但是,好大一部份地名确也与某些地理地貌和某些历史有关。

 乡里没有一件标准的自来饮水设施,每到旱季,吃水常常要到两三公里外的山脚去挑。那时我们在学校读书,常用的照明只是马灯、煤油灯、松明子火把等,晚自习下来,如同卖炭翁一般。我清楚的记得,我进城求学那年,是姐夫背着行李、箱子赶了三天的茶马古道才将我送进城里的。

 家乡落后贫困的现象,总使我一次又一次地痛彻心扉。

 1983年6月,县里投资84万元,在澜沧江漭街渡建成长137.7米,宽4.5米,高15.6米,跨径106米,载重16吨的漭街渡大桥。

 这是通往大江外唯一的公路桥梁,从此,江南江北的交通沟通了,闭塞的大江外终于有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公路,鲁史、新华、诗礼相继开通了公路,在喜庆的锣鼓声中,人们送走了一段艰辛的岁月,迎来了一番崭新的旅程。

 曾被人们称为“死三角”的诗礼也从沉寂中苏醒过来,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乡里发展茶叶、烤烟、核桃、棕片等经济作物,诗礼街成了大畜交易中心市场,一间间茅草竹篱造就的房屋逐渐被明亮宽敞的瓦房、楼房代替……

 然而,从凤城到大江外的交通往往是修一阵通一阵,山体滑坡、路基倒塌依然严重地影响着交通运输业的发展。车行不便,沿途耽搁更是免不了的事。记得有次进城考试,车到澜沧江边便下起了大雨,客车前进不能,后退无路(两头路倒塌),在澜沧江边误了一天行程还得步行进城……有的驾驶员说,他们宁愿不吃不睡赶到省城,也不愿跑一趟大江外。可想而知,那种坑洼不平的山区公路,是如何的举步维艰。

 为彻底解决大江外的交通环境,“八五”计划末再次集资数百万元,重新加宽公路路基,将土路面铺成坦石路面,并在易倒易塌的地方设上了石包坎等,保证了公路的四季畅通,现在我们从城里回家,只需半天就可以到了。

 2006年,借着油路建设的机遇,大江外开始建设柏油路,这在三十年前是敢都不敢想的事,加之小湾电站就在家门口兴建,漭街渡大桥亦成为历史,投资一亿多元的现代化新漭街渡大桥已经建成亚洲第一高桥。

 如今,两个小时就可以到达诗礼……人们都说:“树绿要靠春天赐予,幸福要靠党的政策指引。”真的是一点不错。

 “良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坚强不屈的大江外人从睡梦中醒来后,他们以机遇引路,凭汗水开道,用一身响铮铮的铁骨辛勤地耕耘着自己的家园。

 家乡诗礼,原来千孔百疮的街道已经建成了宽敞的水泥路面,投资300多万元的诗礼至昌宁的公路已经畅通,7个小型水电站与县城的电网并网成功,结束了山区不通电的历史,银鹰希望小学已经投入使用,辍学的儿童纷纷返校,绝大部分农户建起了沼气池,村村寨寨展现出了“不见炊烟起,但闻饭菜香”的新面貌……同时,诗礼根据县里“北烟南糖中茶”的大格局规划,加大了烤烟、泡核桃的种植力度。

 2015年,诗礼乡农村经济总收入34318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8666元。烤烟种植面积达23000亩以上,产值是三十多年前的110多倍。泡核桃以果大、皮薄、肉厚、味美深得消费者的青睐,产量达11500吨,产值2.53亿元以上比三十年前增长了230多倍,广播电视覆盖率达98%,通讯覆盖率达100%……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在奋进中不断得到改善。

 驻足今天,回望过去,我们不得不惊叹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革开放给农村带来的巨大变化,特别是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和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已经在人民心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不断地刷新着中国农村的面貌,书写着一部中国农村改革与发展的宏伟巨著。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