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余热

时间:2009/11/6 8:35:57|本文来源: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作者:辉志仁|点击数:

 余热生辉,是每一位老同志的共同期盼。一个人从就业到立业到安全着陆退休,面对百味人生,虽因个人的素质和所处的环境差异而体味不同,但能走好每一步实属不易,可喜可贺。如果能够老有所为,更是一个圆满人生。

 这天,市矿管局的会议室里,灯火辉煌,宾朋满座,市矿管局正在召开座谈会,热烈欢送到龄退休的老局长张明泰。会场气氛十分活跃,组织部鲁部长首先代表市委宣布了退休决定,对张明泰局长的工作、思想、作风给予了高度评价。与会同志争先恐后、非常动情地相继进行了发言。

 世上没有不爱听好听话的人,张局长明知大家要说些什么,但听起来总感到舒心悦耳,要知道人生此时才能听到最好听的话,让你感到自己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即使是建议也是对你的信任和关心,不外乎保重身体,一如既往地关心关注全市经济社会发展和矿管工作等等。不过话虽这样说,毕竟明天开始就要离开曾经并肩战斗的同志们,离开自己一度热爱并为之努力奋斗的事业,心中不免有些惆怅,依依不舍。

 张明泰局长因德高望重而被众人称为“张老”。张老吃罢欢送晚宴回家已经很晚,但第二天仍旧闻鸡起舞,早餐后,提上公文包还准备上班,直到老伴李菊花提醒今后的岗位在厨房才缓过神来。这样的情况一连几天都接连发生。几十年风风雨雨,毕竟习惯了啊,真得有个适应过程。好在李菊花早退休几年,天天缝补浆洗,买菜做饭,晚上打打歌、跳跳舞,早已习惯了退休生活。她对老张是再了解不过了,扑克麻将不玩,唱歌跳舞不会,社会活动不好,但同时又是个闲不住的人,如何打发退休后的日子,非得开动脑筋帮他设计设计。

 既然闲不住,先每天开好菜单让他去买菜,可一连几天都是早出晚归,问其原因,他总是说:调查研究嘛,就得一样问问。终有一日,一买菜回来,就要老伴通知儿子儿媳开会,一家人不敢违抗,心想就让他过过开会隐吧。张老一本正经,完全象坐在会议室里一样,话语铿锵:同志们哪,这几天我就着买菜的机会,对市场情况进行了调查,发现许多工农业产品都涨价了,根据调查分析,涨价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受国际国内大气候的影响;二是受市场供求关系调整的影响;三是受公务员工资调整的影响。我们召开会议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认清形势,统一思想,不要跟着社会上瞎起哄。张老象作了一场重要报告感到很满足,脸色好看了好几天。

 好景不长,张老的脸色有晴转阴,有了些微妙变化,张老一向身体很好,除了他经常说的“什么都不高就是血压高,什么都不突出就是腰椎间盘突出”外,无什么大毛病,一点点家务明显负荷不满,于是就开始挑毛病,看什么都不顺眼,特别是对儿子张熙意见非常大,自从辞掉公务员身份自办公司以后,被老人家训得不敢出声,甚至家都不敢回。

 一家人对退休后带来的变化,看到他烦躁不安的情绪,都很着急。百般无奈之下,李菊花邀亲朋好友、三亲六戚到家进行“会诊”,他这是久闷生躁,他来自大山,对大山和红土地有着深厚感情,只要让他呼吸到山里那没有污染的清新空气,闻一闻红土地的芳香,感受一番浓浓的乡情乡音,自然就会“药到病除”。

 张老的老家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雪山下,山清水秀,地广人稀,资源丰富,立体气候明显,素有“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美誉。在信息闭塞的年代,听到“大雪山”,不少不知情的外地人便吓破了胆,备不好棉衣棉裤等御寒物品纵不敢轻易上路。当历尽千辛万苦赶到时,看看一望无际的蔗林和各种各样的热带水果才大呼上当,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张老在农转非时将老婆娃娃转成了城市户口,房子也三分不值二卖给了邻居,现已无自己的居所。

 这次回乡打算就当一回“火烟雀”,那家烟囱冒烟去那家、吃那家、住那家。甜不甜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张老好多年没有回来,今天回来可谓是衣锦还乡,虽然已经退休,但在目前仍然是本镇最大的官,家乡人跟他开玩笑说:官有多大认不得,但在单位已经请假处没有了。

 张老官大可架子不大,思恋家乡,热爱家乡,热衷为家乡做好事办实事,家乡人把他作为榜样,也以此引以为自豪。来来往往老乡关系甚为密切,就是非亲非故的家乡人进城办事,都要到张老的家里坐坐,偶尔捎带点土特产品,或者鸡鸭什么的。张老从不欺人,来的都是客,管吃管住,有时还要管路费,遇到困难户还经常送些衣物,因此深得众乡亲的敬重。

 此次回乡,本是乡亲们求之不得的事,去到那家就热闹到那家,住在哪里哪里就不得安宁,一个寨子象过节一样热闹非凡,好吃的拿出来,好玩的搬出来,好笑的讲出来,理事会还专门组织了打歌晚会,许多人通宵达旦,玩笑连着玩笑,壳子接着壳子,全然不知道斗转星移。

 这样一连几天,张老的心情格外舒坦。忽一日,张老走到后山,看到小时候放牛的几千亩荒山仍然没有被开发利用时,深深陷入了沉思。这样肥沃的荒山,适宜种植各种经济林木、水果等,也是发展畜牧业的好地方,在其它地方用钱都买不到。村民想得到但做不到,他们知道可惜,可无钱进行开发。张老深感有责任再帮一把,发挥余热,让荒山早日绿起来。

 村委会知道张老的想法后,完全给予支持,并决定不要一分钱,无偿让张老进行开发,自己投资自己受益。张老随即决定召开家庭会,眉飞色舞的讲述了自己的初步设想,一家人本想劝其退休就好好休息,但看到他眼里少有的光泽和自信,也许用这样的方式度过晚年更适合于他,于是纷纷表示支持。有了乡村干部和家人的支持,张老更加坚定了在绿化荒山中发挥余热的决心。于是他马不停蹄找到林业局马工程师,帮助科学制定发展规划,尽量减少盲目性。马工程师是张老一手培养起来的干部,对他老人家十分尊重,所安排的工作更是不敢有半点马虎,他利用休假的机会,亲自深入现场进行了实际考察,足用了一个星期才完成规划。

 马工程师根据气候、土壤等特征,将荒山划为西南桦区、思茅松区、水果区、核桃区、茶叶区,张老对该规划感到非常满意。为了抓住最佳节令,能在端午节前种下第一批种苗,张老从银行取出10万元省吃俭用攒下的血汗钱,又从银行贷了1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一面回乡组织劳力挖种植坑,请来的村民大多数都外出打过工,离土离乡,四处奔波,一年到头还拿不到工钱,现在是在为自己人办事,在家门口卖工,挖一个坑就得一个坑的钱,因此个个非常卖力,挖坑十分顺利;一面四处联络订购种苗,电话打到了邻县,甚至打到了普洱市、保山市,靠过去的一些老关系,事情办得顺趟。

 对于茶苗,市茶科所近几年已培育出了许多以“香归银毫”为代表的优良品种,求而易得。培育实生苗的铁核桃,只要开口,每家火炕头上都能撮出几粪箕送给你。张老是越忙越来劲,过去许多事情可以安排属下去完成,可现在一无属下二无秘书,老伴还要招呼外孙不能经常来,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动手,实在忙得不可开交。忙归忙,张老却觉得吃什么都香,头挨不得枕头,一碰着就能恬然入睡。

 几千亩荒山开发不易,管护好并见效益更是艰难。张老索性到山上搭棚盖窝,过起乡下人的生活。村里人暗自议论: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农村,始终羡慕城里的生活,在我们眼里什么都是城里的好,只要能进城,哪怕是扫地、打水、守大门都愿意,听说城里现在守厕所都要走后门,捡破烂也要划地盘,我们农村老实人就是苦于无门路。

 可这张老倌倒好,好不容易跳出农门,从苦荞屯子跳到了香米箩,有着舒适日子不过,回到这大山里受苦受累,他想得通我们还真为他想不通。张老对这些议论毫不理会,好日子各有各的过法。再说,自己早已厌倦了城市生活,喧闹得让人无名生烦,如同老百姓所说的“天天都是街子天”。

 污染严重的生活环境,很难呼吸到一口只有农村盛产的鲜中带甜的空气。更让人接受不了的是那淡薄的、让人感觉虚伪的人情味,邻里很少来往,几年甚至几十年住在一起,却不知道姓啥名谁。远不如同农民打交道那么让人感到踏实,是大山养育了我就要不愧为大山之子,难忘深深的红土地情。

 张老每天起早贪黑,精心呵护着栽下的幼苗,浇水、铲薅、施肥、打药、修剪、嫁接,尤如在位时安排工作那样组织周全,环环紧扣,有条不紊,需用工时,只要说一声,寨子里要多少有多少,而且不谈工钱,每次都是张老看着给。合计算来,一年要用千把个临时工,张老一时成了乡亲们的大恩人,他不仅使荒山披上了绿装,也为农村剩余劳动力找到了就业门路。

 树苗长得很快,特别是思茅松一年发两次新芽,一天一个样的疯长。张老心里美滋滋的。包括家人在内拍马屁说:张老的身体比在城里好多了,气色红润,容光焕发。双休日不时举家到山里共享劳动果实,也帮助做点诸如采茶之类的轻活。一家人有说有笑,和和睦睦,全无了往日横眉冷对的不和谐气氛。

 村民们三五成群,百听不厌的常来请张老讲政策、讲故事、讲国际国内形势,拉家常,冲壳子,加上有青山作伴,百鸟为伍,毫不寂寞。随着时光的悄然流逝,西南桦、思茅松已长成林,微风过处,小树扭动着苗条的腰枝,绿浪翻滚,煞是撩人。

 百鸟倾巢迁入林中,生息繁衍。嫁接的泡核桃,成活率高,大部分开始挂果。每年五月就成熟的“北京大桃”,白里透红,肉嫩味甜,卖价很好。特别是茶叶,才开称就被茶商高价订购,虽然产量不高,但卖了个好价钱。张老暗自测算,照次下去,不用几年,数钱都要数到手翻筋。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张老这回真的出名了,县级、市级、省级的各种荣誉接躇而来。今年又被国务院授予“全国造林先进个人”,奖金、奖牌是县林业局吴局长亲自送到山上的。吴局长看到已具规模的荒山开发和张老有些疲惫的身影,表示愿意出资200万元承租其经营权,有县林业局管理和进行深度开发。

 张老边笑边答:“多谢吴局长关心,我身体尚好,还能坚持几年,要到7、80岁才回城里,只有真正融入大山的怀抱才能体现我的人生价值,况且我不行了还有儿子,到时候再作打算。”言毕吟诗一首,寥表心迹:

 夕阳无限好,

 彩霞映满天;

 誓叫荒山绿,

 余热写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