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徒步黄竹岭

时间:2017/11/24 15:34:04|本文来源:云县委党校 |作者:董 琴|点击数:

 金秋时节,由云县和凤庆两县徒步登山爱好者,组成一只61人的登山队伍,跟随云县户外运动协会的大旗,抵达凤庆县最高点——黄竹岭。

  3098。一个在骑行软件屏幕上定格的数据,一个象征着地面某个地点高出海平面的垂直距离,是云县户外运动队员心中的骄傲。这是队员们跋山涉水一步一步丈量出来的结果,是突破体能极限奋勇攀越的结果。

 山高人为峰。站在海拔3098米的黄竹岭,一揽众山小。

 为实现美丽的徒步穿越,近距离感受原始森林魅力,云县户外及早谋划,从活动的最初提议,线路的研究确定,公告的拟定发布,以及队员的组织,每一个环节每一件事情,都组织得严密到位。

 2017年10月21日大清早,云县的队员在队长的带领下,乘车前往凤庆县洛党镇大坡脚村民小组,与凤庆徒步小分队30名队员汇合,开始往黄竹岭进发。由于两队人都是初次认识,开始时大家都有些拘谨,只听见队伍前进的沙沙声。行进了一段路程,开始客气的交流攀谈,途中相互关心照顾,欢声笑语也多了起来。特别是当天空下起小雨时,没带伞的队员,走着走着雨没了,发现是旁边带伞的队员为他撑起了一方晴空。

 开始的行程多为乡间车路,相对平缓,队伍走得倒也轻松。一个路段因为雨水的长期冲刷,造成部分路基损毁,后勤给养的车辆上不去,队员们便七手八脚帮着推车,弄得鞋子裤腿全是泥。

 到达凤庆县大竹坝水库,到黄竹岭的行程差不多完成了一半。水库位于永和后山大竹坝,始建于1989年,总库容11万立方米。看过浩瀚无垠的长江三峡,欣赏过碧波万倾的淼淼大海,但大竹坝水库依然有着很强的吸引力,那是水中倒映的蓝天白云,那是岸边的那朵小花,默默盛开,不为谁芬芳。

 在先头部队到达大竹坝水库前,水库管理处早已准备好休息的桌椅、解渴的水果、茶水等东西,凤庆户外运动协会的同仁们准备得真是周全。在水库管理处稍事休整,然后合影、编队。徒步的路线山高林密,会有黑熊和野兽出没,凤庆户外运行协会会长杨灵宣布了进山纪律。

 黄竹岭的1名护林员和3名当地向导,向队员“亮相”并认领了各自负责“看护”的登山队员。

 整合结束,队伍向黄竹岭进发。刚走出几步,陡峭的山势就给队员一个下马威,部分路段需手脚并用方可攀越。我紧跟负责“看护”我们小组安全的黄竹岭护林员周志武大哥。

 周大哥身材魁梧,脸庞刚毅,因长年在黄竹岭落实巡山任务,小麦色的肌肤上,多了一层亮色。那是黄竹岭的山风、阳光和雨露赐给他的光辉,同时也赐给了他一颗金子般的心,准确无误的表达着他的热心、质朴和善良。队伍行进过程中,遇上有走不动的队员,他会拉上一把;遇上女队员背不动的挎包,他将其移到自己的背上。

 尽管走得气喘吁吁,出于内心的好奇,我喋喋不休的向周大哥问这问那,环境、路况、当地生产生活等。周大哥说,从大竹坝水库到黄竹岭岗,要走三个长长的大坡。第一个就是这望水塘坡,山垭翻过去就是两口子坡,从望水塘坡到两口子坡,所经过的3800亩的集体林,属于省级自然保护区。

 坡度太大,队伍前行缓慢,尽管是阴雨天气,大家仍是大汗淋漓。走到望水塘坡头,白云在身边,在脚下,在前后左右,在每一个触手可及的地方。往回望,坡脚的大竹坝水库在肉眼里成了一个小小的水塘。远处,山峦间点点白色,是洛党镇的白云村和荣上村,仿佛也在我们的脚下。

 此时,大部份队员已惭感体力不支,云县、凤庆两县的队长便将旗子一插,安排队伍就地休息并开饭。队员们围坐成四五个圈,拿出自带的早餐摆在一起,凑成一桌桌品种丰富的野餐,饭有米饭、米粉、包子、馒头、油条、米糕、粑粑卷等,菜有牛干巴、辣椒酱、牛肉酱、猪肉酱、腌豆腐、腌菜、泡小米辣等,以及各类水果,丰富得让人不知该先从何下手。

 队员们有的围着餐食席地而坐,有的在吃流水席。队友们对请来的四个向导特别关照,递这样递那样,弄得向导手里的食物捧都捧不住,让站在一旁的我内心感动,鼻酸眼热。

 登山过程中,有苦累,有希望,有欢乐。特别是凤庆的杨灵把队员们当作喜宴来客,自己模仿司仪的语态安排客人就坐吃饭,惹得队员阵阵欢笑。

 吃过、笑过、休息过,队伍继续前行。翻过望水塘坡,沿着三座山口的三锅羌小路,就进入了两口子坡。黑的、花的、黄的牛悠闲的在林间草地上吃着青草。

 

 望山跑死马。护林员口中轻松所说的两口子坡,走得队员忘记时间,甚至想打退堂鼓。徒步两口子坡时,大家讨论起躲避黑熊攻击的话题来。有的说,被熊发现要迅速爬上树,然后等待救援;有的说,要与熊转圈,不能往直路上跑;有的说,被熊发现后要迅速装死,因为熊不吃死的动物。还有的为了吓唬队友,专讲一些黑熊攻击人的恐怖故事,吓得胆小的女队员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队伍前面去。

 队员们的相互打趣,惹得周大哥哈哈大笑。他告诉我们,其实不用那么担心,这里的熊一般不出来伤害牛羊,因为熊既是食肉动物,也是食草动物,黄竹岭有丰茂的竹叶,能满足熊的食物供给,只有竹叶不够时,它们才会出来寻找食物,甚至在饥不择食的情况下,攻击人和牛羊。

 过漫长的两口子坡,进入方圆18000亩的黄竹岭国家级森林自然保护区,就见到了一个奇异世界,恍若人间仙境。这里是珍禽异兽的乐园,每一个林子,每一片树叶,都展示着放纵的生命。密林深箐中,古树如球似冠,藤条绕树不见天日。一切都是原始的,一切都是明丽的,一切都是和谐的。

 

 古树、山谷、清泉营造着清幽古朴。由于海拔高,常年有雨,空气湿度大,枯倒的古树不会腐烂,却随枝干长出新的苔藓和澡类植物,像鸵鸟,像山峰,像蟒蛇,像雄鹰,像双龙戏珠,像凤舞九天,又像影视剧作里的树精。

 此时,队员们忘了徒步的劳累,尽情的在美景中穿梭拍摄。走过一处风景,又有另一处风景迎面扑来。在无数的惊喜和拍摄中,不知不觉走到了黄竹岭的最高峰——黄竹岭岗。

 在山顶,户外运动的队旗,在山风中猎猎作响。队友们在寒风中举起手机测量海拔,3060,3086,3098,最终,这些数据,定格在他们的手机屏幕上。

 无限风光在险峰。队友们欢叫着,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那么欢乐!那么纯真!这欢乐和纯真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能力是什么,能力就是在每一种不幸的境况下,把不幸的日子过成幸福的样子,这就是能力。通过徒步登高,相信每个人幸福的能力都得到提升,幸福其实很简单,因为简单就是幸福!

 天上下着小雨,队伍在山顶空地上、在寒风中停留了一会。向下看,群山恭顺的匍匐在脚下,向黄竹岭岗俯首称臣。阴雨天气,山中云雾缭绕,看不到更远的远方。护林员周大哥告诉我们,如果天气好,站在山顶,能看到凤庆的雪山及三岔河等地方。

 坡陡路滑,下山前,周大哥用随身携带的砍刀给每人砍了一根黄竹做拐杖。可能是上山时走得累了,也可能是途中的所见所闻给大家启示很多,下山的时候,队员们很少说话,默默前行。

 回到大竹坝水库管理处,晚饭已备好,队员们休息了半个多小时,开始晚餐。饭是用玉米砂拌大米蒸熟的,菜有凉拌粉丝、红烧肉、炒鸟骨鸡、酥肉和杂菜汤。在高海拔的山上,用甘甜的山泉水煮的菜饭,加上做饭大师的好手艺,满满的都是香气,吃得队友们肚儿溜圆。

 吃过晚饭,已是6点。云县凤庆的队友,通过短短一天的交流,相互得以认识并增进了感情。衷心的感谢与挥手惜别过后,云县的队友徒步到大坡脚,开上车返城。此时,山川静谧;城里,华灯初上。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