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时光记忆

时间:2018/9/26 9:51:44|本文来源:双江自治县交通运输局 |作者:李廷珍|点击数:

 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觉得时光匆忙。时间属于现实,时光属于人生。平日里奔波忙碌,只感觉到时间的紧迫,很难感受到时光的存在,然而到了年底,时光的感觉乍现。它短促、有限,无论怎么追赶,始终抓不到它飘飞的衣袂,飞也似的向着年的终点跑去。等到你真的将它超越,年已经过去,那一大片时光便留在过往不复的岁月里了。

 看着院子里的桂圆树,从开花到结果又到开花,似乎只是一瞬间,很多时候,自己感觉一年的时光太快,还没来得及欣赏春天的花朵,夏天就来了。还没来得及感受夏日的葱绿,秋天就到了。当我想起要捡起一片秋叶慰藉情怀的时候,秋天走远,冬天到了。还没来得及晒够冬日暖阳,又一个四季轮回开始了。不禁怀疑,究竟哪一些足迹至今清晰犹在,哪一些足迹杂沓模糊甚至早被时光干干净净地抹去?

 突然记起自己在18岁时那个大大的梦想,它就像是一个五彩缤纷的气泡,当飞鸟拍打着翅膀划空而过的时候,天上只留下了一些稍纵即逝的碎片。

 我相信是这些冗长的时光,将我的梦想缓缓拖远,直至消失不见。此刻,我仿佛透过遥远的时光看到了那些已经成型定格的往事,它们就像是一张张色彩陈旧的照片,从我眼前缓缓滑过:那些阳光下单薄的身影和夜色中依然灯火通明的教学楼以及映在窗子上如水般淡薄的倒影;那些校园里被夏风拂过的青草和沉寂夜色中庄严肃穆的高大植物以及林荫下在风中静静伫立的同学。那些我们一起并肩走过的时光,犹如一首味道甘醇的经典老歌,虽然渐行渐远,但依然会在某些悠然的时光中反复吟唱或者聆听。

 那是一些弥足珍贵的宝藏,只是被我们锁在了一个有着特殊密码的箱子里,然后沉入心海。那是除了我们之外不会再有人问津的密藏,我们隔着时光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地穿梭,就连星光都为我们灿烂。

 现如今,最让人恐惧的,是记忆里大片大片的空白。似乎一切都是注定的,有些东西接踵离开,有些东西不期而至。这个世界有着和藤蔓植物一样难以计数且错综复杂的脉络,我们只是在沿着这些脉络被迫着行走,然后恰巧遇到了一些人,并肩同行过一段路程,最后在某个脉络的交点分道扬镳。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自认为正确的路,它可能是从某条街跨到另一条街,也可能是从某个地方迁徙到另一个地方。但不会有人能够由始至终地陪你走下去,因为根本就没有能够重复的脉络。

 时光毫无征兆地离我们远去,很多现在被我们怀念的东西在当初都被遗落,然后被尘埃一点一点、一层一层地将它们覆盖。我们都应该学会尘封,尘封所有被时光打磨的面目全非的痕迹,尘封所有被时光埋葬的不露痕迹的风景,尘封所有值得我们驻足回望的人和事。

 是啊,时光犹如长了翅膀,从身边飞奔而过,快得像离弦的箭,只听见风声,转眼就不见了踪迹。围绕在身边的都是快节奏,快餐、飞机、高铁,还有快节奏旋转的大脑,随时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就怕想排队的那些文字一不小心就闹脾气,消失不见。

 天天过这样的日子,一切都像稍纵即逝,抓不着,留不住,过着过着,突然就感觉心慌。我想,若有一天时光慢下来,手捧一段慢时光,该是怎样的美好?

 如此,我一定是笑着的,让紧绷的面部神经歇息,悠闲地漫步夕阳下,畅想着待到退休后,和老伴相携田园安家。这样的的景象,年轻时候的我是不屑一顾的。那时候,要的是波澜壮阔,偶尔也可以肆意狂欢。如今,只愿等到时光轻缓,静看日落西山,在郊区的农家小院浅笑安然。

 时光慢下来的时候,我会坐在小院里,泡上一杯陈年老普洱,在看着那些果树春开花秋结果,搬个藤椅坐在树下,读书冥想打盹儿,夜晚看漫天繁星。

 此刻,肯定会有微风从身边跑来跑去,时光从指尖轻轻滑过,很慢很慢,突然就想起这么一首诗:“从前的日光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个问候,要等上好多天/从前的月光很慢/有点闲,有点懒/在一杯茶里消磨整个黄昏/在半个梦里看星星满天/从前的脚步好慢/从一个村子,到另一个村子/要走一天的时间。从前的日子很慢,很暖/裹在淡淡的烟火里/日日年年……”

 时光慢下来的时候,也可以伺弄院子里的那些花儿。我种的花,虽然朴素,却也芬芳而美丽。枝芽的青涩,经雨水的洗礼,泥土花草的本味被完整地剥开,忍不住轻轻嗅,鼻尖触碰到瓣叶肌理,瞬间就半醉微熏了。

 招引着鸟儿,鸣叫的音符在耳畔跳跃,像班得瑞《寂静的森林》《清晨》这些钢琴曲,怎么也听不够。在那个农家小院,时常和婆婆念叨着,说菜蔬,说说果树,说花儿,说我们波澜不惊的小日子。 如此慵懒又宁静的岁月,就像那永开不败的花儿的模样,静悄悄、慢悠悠地开在这红尘岁月里。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