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行走马鞍山茶园

时间:2018/6/12 14:41:00| |作者:左曼祎|点击数:

 马鞍山位于镇康县忙丙乡,据说因为外形像马鞍得名。在镇康就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好听不过阿数瑟,好喝不过马鞍山。”

 第一次喝到马鞍山茶时,最记得的是她特别的香气:茶汤微苦,马上又化为一缕缕甘甜。给我的印象像镇康女人的性格,个性直爽鲜明,又不失柔和与女人味。所以一直想亲自去看看。

 2017年4月,终于有机会去看看。去马鞍山那天,天下着雨。正赶上南伞到凤尾路段修路,一路泥泞,到达凤尾再沿一段山路行走一段,才算走上了去马鞍山的“正道”。

 

 蜿蜒的环山路算不得开阔,云雾像丝带般缠绕在如翠如黛的山间,还有凤尾竹掩映,像一幅柔情缱绻又开阔的清淡水墨画。

 马鞍山气候呈立体垂直气候分布,为热带、亚热带和温带等气候。“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 在这里得到了体现。马鞍山分为三级茶区,相比另外两个茶区,大包包茶味偏甜,既有马鞍山茶特有的香气,又少了一些苦涩的味道。大包包古树茶汤色黄亮,甜味像梨果初绽,汤感润滑,像锦缎绵绵。大包包是这里的核心产区。

 这几年,伴随马鞍山茶知名度的提高以及政府的支持。马鞍山的交通条件有所改变,在大包包茶区附近修了石阶,塑造出自然与人文相结合的景观。

 沿石阶而上,走累了可以在路边的亭子休息一下。绿油油的茶山景象,在你面前立体地铺开。据说,大包包茶的茶叶不打农药,不施化肥,人工采摘,但行走茶园的过程中,还是看到,一些茶树经过茶农的矮化。

 

 喝过被矮化茶树上采摘下来的大包包茶,相比从没有被矮化过的茶树上采下来的茶,平淡了很多。人为了自己的便利与利益,一直没有停止过对自然的所谓“改造”。矮化茶树是为自己采茶提供便利,还是牺牲了更长远的利益呢?

 近几年,因为云南三大茶区名山茶大热,出现了茶叶采摘过度和茶叶质量下降等问题。马鞍山的古茶树还没有经历过度采摘,属于刚刚把面纱揭开,以积极的面貌示人的姿态。

 也因为镇康当地的古茶树还没有进行大规模商业开发,马鞍山茶的香气和口感又有自己的特色,知名度也在提高。

 也有一些拍摄马鞍山茶的宣传片和微电影出现。在我看来,对茶的表达,与其停留在单纯的宣传层面,不如深入去挖掘和表达当地茶的内涵,以及展示对当地茶产业发展的思考。

 2017年跑茶山时,朋友托我帮他买了一点马鞍山茶,我把在马鞍山做茶的一位小伙的联系方式也给了他。今年,朋友问我还跑茶山吗?我说不跑了。朋友说,今年我问那个小伙子茶价,马鞍山茶比去年贵了。听了以后,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好现象。

 

 一方面,马鞍山茶相对其他所谓名山茶,确实有着比较高的性价比,目前环境也算生态,民风还算朴实,并且,马鞍山茶也有着自己让人印象深刻的特点。另一方面,茶的核心价值毕竟在于品饮,伴随着普洱茶产业的发展,也出现了过度追捧与炒作名山茶的现象。

 著名经济学家凡勃伦在他的著作《有闲阶级论》里提出过“炫耀性消费”他说,消费者购买某些商品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满足直接的物质需求和享受,同时也是为了显示自己优于他人,而对某些消费并拥有的物品进行炫耀。对“名山茶”的追捧,可以说,存在着这样的心理。“有名茶,无名牌”也是目前中国茶界存在的现象。

 以“占山为王”与炒作名山茶来运作的方式,固然为茶山和茶农带来了不小的经济效益,然而,也会遭遇原料过度采摘与炒作的危机。

 有人已经开始对山头概念进行反思,“去山头化”的概念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有人预测:在不久的将来,去山头化的拐点也许即将到来。只有回到茶本身,在鉴藏、品饮和时尚等细分市场领域确立核心优势,建立标准并塑造品牌,相应的普洱茶产品才有机会脱颖而出。

 只希望有特点的马鞍山茶在获得关注的同时避免自己落入被过度炒作与消费的怪圈。

 从马鞍山回来的路上,风景相比来时更加明丽。看着一路上“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情景,为终于能亲自上马鞍山看看马鞍山上的茶树而欣慰。

 

 泡去年带回来的马鞍山春茶,温杯烫盏,茶叶入盖碗,沸水洗茶润茶,条索娉婷舒展,飘着清香的雾气絮絮升腾,像绽放开的云朵。

 茶杯将那幅山水带到我面前,听朋友说他联系马鞍山那位小伙时茶价更高的事,也希望马鞍山茶在获得更多认可与关注度的同时,能从容理性并不疾不徐地走出属于自己良性的发展道路,保留住目前让人来了还能产生愉悦感的景象。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