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我的菜园子

时间:2018/1/30 13:55:55|本文来源:双江自治县交通运输局 |作者:李廷珍|点击数:

 菜园子所散发出来的芬芳,是没有经过任何修饰的,种菜的时光令人心怡、眷恋。在菜园上空涤荡的每一个音符,都可以吟唱成一曲曲幸福的乐章……

                                                          ——题记

 一直记得乡下老家的房前屋后,静静地点缀着一些葱葱郁郁、错落有致的菜园子。多少年后的今天,那些菜园,依然穿越过时空,与在异乡的我从容对视,并占据我的心海,似乎依然能触摸到它们时而恬淡、时而灸热的韵致。菜园的生机,菜园的绿意,透过竹篱笆向外扩散开来,又从老屋的瓦缝里随着炊烟袅袅飘升,以一种写意的姿态,在心头缓缓铺开,久久荡漾,成为记忆中最美的风景。

 对于菜园子,我总是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愫。不管身在何处,关于菜园子,总认为那微小的时空浓缩了很多辛苦劳作的身影,它就像是心底时常涌起的清新嫣然的文字,即便隔着光阴的距离,也会令我感到温暖。

 搬到郊区农村居住,屋后有一小块空地。为将这空地变成心心念念的菜园子,我做着各种准备工作,买了锄头、小铲、水瓢等工具,特意将那块空地掘土平整,把砖头瓦砾清除干净,并在下种之前,叫侄儿从老家运来农家肥,又专门到市场上买了有机肥满地撒了一遍。

 准备工作做好后,到市场上买茄子、番茄、辣椒等各种菜苗,小小的菜苗有的刚长出叶子,非常娇嫩,显得很柔弱。有的耷拉着脑袋,叶片下垂,迫切需要水分的滋养。我选好菜苗小心翼翼提回家,就像抱着易碎的玻璃器皿。

 回到家,找来铁锹和小铲,分畦种在了后院。听父亲说过,新苗浇不过三,刚种的菜苗需要浇灌,这样新苗才旺。找来一个水桶,把分畦种好的菜苗逐个浇透。

 刚栽好的菜苗叶子有一些卷曲,相比之下,茄子苗相对强壮些,番茄、辣椒苗就显得柔弱了,每个都耷拉着脑袋,弓着腰。菜苗栽好后已近黄昏,地浇上水。

 第二天早起,急忙到菜园看一看,只见每个菜苗叶子开始伸展开来,柔弱的番茄和辣椒也昂起了头。到了傍晚又浇灌了一遍。第三天傍晚继续浇灌。一个星期之后,菜苗就大变样了,卷曲的叶片已不见,每个菜苗尖开始慢慢吐露嫩芽,十分可爱。

 除了这些菜苗之外,还买来西葫芦、南瓜、豌豆种子,也分行种在了菜园里。不到一个月,菜园子已是绿意盎然。隔三差五地我都给它松松土、浇浇水、除除草。

 在我的精心呵护下,每个菜苗都旺盛地生长着。番茄枝条外伸,开始发叉,叶子嫩绿;辣椒长出两三蓬,像小松树一样;茄子叶开始变肥长大;所有菜苗都十分旺盛,叶子娇嫩欲滴。看着它们不断长大,我的心里乐开了花。正当我为菜园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家人说是要建盖厨房,于是,小菜园被毁,菜园又只能存在我的梦中了。

 今年初,无意间看见朋友家的地荒芜没人栽种,心痒难耐,开口和朋友要了一小块地,准备开垦成菜园。因为地块有限,又不想使之显得单调,便精心规划,此处种什么,彼处栽什么,这个季节种什么,下一个季节又种什么,都要思量稳当,然而,种菜的乐趣就在这些思考里面,或许,是因为有希望。

 从此,我又习惯了有菜园的日子。

 经过几个周末的打理后,菜园子已初具规模,先种上了糯玉米和扁豆,夏末,正是植物疯长的季节,过了几个星期,糯玉米昂首挺胸,搂肩搭背,挂着红红的缨子,着一身碧青的长褂,向金色的阳光诉说走向成熟的故事。

 扁豆喝足了雨水,吸足了阳光,卯足了劲,爬满高高的豆杆,一串串紫色的小花引得蜜蜂成群结队。有的花早已凋零,垂下又细又长的扁豆。地埂上长满了空心菜和薄荷,水灵灵的绿,煞是可爱。绿莹莹的辣椒挂满枝头。地埂上还铺满了南瓜秧,掀开蒲扇一般的叶片,下面躺着肥嘟嘟的小南瓜。小园不大,里面却也热闹得紧。

 刚埋下种子时,几乎每天都要去看上一眼,似乎有一种很神秘的感觉在作祟,我和它们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土壤,我在上面关切着,为它们做着祷告。它们或许也感知了我的心意,积极地做着改变,努力出来与我做第一次的谋面。像是恋人间的约定,难免惊喜、激动、不安,然而,一连几天过去,我还是未能与它们谋面,不免惶惶,坐立不安。

 它们是在故意地矜持着,非要我这样愁肠百转地等待吗?我等不及了,它们越是这样的矜持,我越是急于与它们见面。

 我到处打电话去请教有农事经验的亲戚,二姐在电话里说可能是种子埋得太深的缘故。轻轻地为它们除去了上面的一层硬土。我极小心地做这件事,生怕不慎弄痛了它们。

 它们也一定急着出来见我呢,无奈这头上的压力犹如三座大山,我想,它们也一定是期盼我来拯救许久了,不然,怎么只过了两天,便全都钻了出来,在太阳底下,迎着风,傲娇地蹈舞?那舞姿是极自然的,没有半点羞怯。

 此时,不过是在做一场美丽的邂逅。而我依然保有着那样激动的心情,要不是问了懂农事的二姐,我不知何时才能与它们相见,或许竟无再见之日也说不定。

 而今,我的小菜园已经蓬蓬勃勃了,随着小米椒、豆角、西葫芦、韭菜、川芎、豌豆、大葱、蒜苗、蚕豆、青菜、萝卜、茴香、豆腐菜……十几种菜蔬陆续进驻菜园,凡是能利用的土壤都种上了菜蔬的时候,菜园缤纷着绚丽,灿烂着热烈,滋长着温馨,同时也生长着快乐。蜂蝶在里面蹁跹起舞,蚂蚁在里面忙碌,常有鸟儿在上面唱几句歌,悦耳得很。

 每天下班后的傍晚,我都要踱到菜园里,驻足地头静静地看一看,心头洋溢着异样的欢喜,任思绪在风中飘逸,心灵依然静谧。欣赏着那些绿,常常一醉不醒。

 就这样,在我的菜园子里,我目睹了种子发芽、吐绿、开花、结果的全过程,心里时常会升腾起一种异样的感动,我们的食物就是由这么细小的种子长成的么?而它们所需的仅仅只是泥土、阳光和水分。

 人有灵魂和激情,而物也有内质和品性,人与物之间没有屏障和樊篱。走进菜园,时常一个人默默地与它们交谈,希望它们能够分享我的欢乐、解开我的烦恼、稀释我的忧愁,驱逐我的感伤;走进菜园,或是浇水、或是给菜苗捉虫,有时候也会席地而坐,任那淡淡的泥香、菜蔬的芬芳,触摸我的心灵。这气息随着呼吸到体内,身体里的每个细胞就有一种畅快的感觉。

 走进菜园,头脑里没有了时常缠绕的世俗浮躁。哪怕是一时的忘却,那被城市喧嚣惊扰的心灵也算是在这里找到了片刻的安宁。走进菜园,走进舒畅,走进豁然,走进亲切,也让我明白了,自己喜欢的日子,就是最美的日子;适合自己的活法,就是最好的活法。

 人的内涵都是经过岁月的积淀而焕发出来的美丽,这份美丽就是人们经过岁月的洗礼而成就的修养与智慧,就象秋天里弥漫的果香一样,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它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心灵的净化而日益显示出它华光。

 我坚持认为,让一排排宋体在屏幕上排队,是一个自我修养的过程。就象种菜,每日打点菜园,就是一个耕作的过程,是一个收获的过程。

 乡村里略显沉闷的空气束缚不了疯长的蔬菜。这是我用勤劳培育的风景,用汗水浇灌的园子,那一片片的绿色浸润着我的乐趣。偶尔采摘沾着露珠的蔬菜,亲手做一桌简单清淡的菜肴,清香里包孕着健康和快乐。即使不逛菜市场,也不用发愁锅里无菜。自己的劳动成果与家人分享是一份无需回报的简单温馨。

 父亲曾告诉过我,一地在手,应有尽有。我在小菜园里真正体悟了其中的内涵。只要辛勤地耕耘,无悔地付出,定能盆满钵满。我的小菜园不但赐予我收获,还丰富了我的生活,秋去冬来,草木萧条。菜园里却是铺天盖地的绿。鲜嫩的白菜在阳光下展示我的功劳,蒜苗、葱苗竞相上窜。

 空闲的时候,拔拔草,浇浇水,看着菜苗一天一天长大,挎个菜篮,满心欢喜。我的目光也因为有了阳光的沐浴和绿色的停留,呼吸了纯净的空气,温暖而惬意。

 无论是在菜园里,还是在我自己文字的世界里,我始终相信,只要努力、坚持,脚踏泥土,躬身耕耘,付出的汗水终将化成闪光的珍珠。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