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过年过个好心情

时间:2018/2/14 11:41:23|本文来源:双江自治县交通运输局 |作者:李廷珍|点击数:

 乡村的年,热闹、温暖。回乡下过年,这是我不用思考和商量的事。从我离开家乡的那年起,无论求学还是工作,无论飘泊在何方,年年都直奔乡下。存留的有关年的记忆,那都是在乡下过年的情景。

 在除夕寒夜,小山村里纤尘不染的空气中飘浮着一种淡淡的早春的芬芳,团聚的一家人坐在火塘边,一起观看火星子溅起时优美的舞蹈,一起倾听虫子若有若无的歌声,这时候我也会想起从前那些熟悉的面孔、身影和脚步,想起了生命中悄然流失的每一段岁月,于是我的内心就充满着一种难得的宁静,完全被一种浓浓的亲情包围,山村里每一种飘逝的情绪都在除夕之夜重新涌现。

 岁月不腐,点点滴滴汇成个年。

 日子刚跨进腊月的门槛,家家户户就开始忙“年”了。开始准备年货,杀猪宰羊,磨腊面,做新衣新鞋。张罗着买年画、买鞭炮,这一切都要在年前的最后一个街子天采购停当的。那一天,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人群便挤满了勐库街头的大小商店,一堆堆的年货往家搬,看那花钱的劲儿,好像都把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忘到了九霄云外。其实,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平时也不是吃不着大鱼大肉,但倘若是用一年的辛劳换个过年的好心情,也不能说是浪费。

 坐在吃年夜饭的饭桌上品尝过年的好心情,也不能说是过于奢侈吧?这景致,道是把一个年关渲染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要的就是这种过年的好心情。

 平日里邋遢得不成样子的人家,过年时也是一定要扫房的。房前屋后,棚顶、墙角,那些缠结了一年的蛛网,烟熏出来的粘粘乎乎的泥垢,都把它当成恼人的心事扫掉,发落到看不见的地方去。一个黑漆漆的碗柜,被烟熏得看不见原来的模样,但也要一遍遍去擦去抹,就好像要把积了一年的愁尘郁垢在年前洗个干净抖个利索,让它黑中透出亮来,映衬着墙上新年画的光彩,也映衬出主人家的好心情。

 大年三十晚上,贴了春联,放了鞭炮,做好了年夜饭,将方桌摆在正屋,拧上平时舍不得用的大灯泡,端出平时难得吃上七碗八碟,一家人按照辈份高低、年龄长幼,围着桌子和和睦睦坐在一起,你给我夹块肉,我给你夹个鸡腿,其乐融融吃着年夜饭。

 饭后,大人们忙着舂粑粑,孩子们则在鞭炮声中捂住耳朵凑热闹。忙完了一切之后,都集聚在电视机前看从年初就张罗到年末的春节联欢晚会,和着曲调可以边哼边唠嗑,也就有了过年的好心情,觉得这年过得高兴,过得红火热闹。

 大年初一,是一定要吃汤圆的,勤劳的主妇在提早开门纳福之后,就煮满满的一大锅汤圆,叫起全家人吃。圆圆的汤圆里面藏着一年的运气和幸福呢,想想,都不由得使人的心情好起来。于是,在吃汤圆的时候都变得小心翼翼,就怕错过了什么,如果有幸吃上那唯一包着硬币的汤圆,那就预示着来年你可就是最有福气的人了。

 吃过汤圆后,人们就都普遍换上新衣服,把新春装扮得新崭崭的。孩子们三五成群扎成一堆,互相比着玩着乐着。

 大年初二,走亲窜戚的亲情互动开始了。带上或多或少的礼品,喜气洋洋地出门。走路的、骑摩托车的形成一股走亲戚的大军,和着新春的声声祝福,成为小村过年时候的一道靓丽的风景。

 该吃的吃了,该喝的喝了,该叙的叙了,亲戚要走了。主人依依不舍地把亲戚送到村口,千叮咛万嘱咐,把年味演绎得淋漓尽致。年味浓浓时,亲情更浓。过年更是过亲情,不忘亲情才有年,有了亲情才是年。

 过好年!过年好!好在大家都有个好心情。一年中的日子,苦也好辣也好酸也好甜更好,真正好的是过年的心情。乡下过年很好的,那里有滋养我成长的土地,有带着泥土气息的空气,在那一刻都属于我,置身于竹林清风之中,菜园里走走,山路上转转,看炊烟在竹林掩映的农舍上空袅袅升起,城里的喧嚣、人际的纷扰都被层层大山阻隔在自己的心海之外了。

 山村里过年的情景,始终是烙在我生命历程里挥之不去的记忆,每年我都像回忆童年一样,回忆着故乡的过年。心里总是固执地认为,年是组成岁月之河里的一个个倒影,让我在那里找到童年的影子,它不仅积淀着我难忘的童年之梦,还帮人们播种着亲情之果。

 不管身在何处,不管日子如何流逝,老百姓过年都是图个好心情,而乡下人过年的好心情又在哪里呢?你看,那好心情在小村上空醉人的炊烟里摇着,在忙忙碌碌的农人们的身边绕着,在千挑万选的春联上写着,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说着,在千家万户的拜年声中唠着,在穿新衣的人们脸上笑着,这说不尽道不完的好心情呐,就绽放在老百姓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的日子里呢!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