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习研究

贯彻新发展理念 构建临沧现代产业体系

时间:2018/1/10 9:19:47|本文来源:市社会主义学校 |作者:卢绍安|点击数:

 党的十九大对我国经济发展作出了一个重大判断,那就是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实现从重速度、重数量到重质量、重效益的转变。

 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就要先从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入手。要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就要先搞清楚什么是现代经济体系?

 所谓的现代经济体系由五个部分构成:实体经济、现代金融、科技创新、市场经济、全方位开放。这五个部分构成了中国的现代经济体系。

 经济发展的实质就是技术和产业的不断升级。生产力视角下,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需要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和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使经济发展建立在真正依靠科技进步、资本配置优化和劳动者素质提高的轨道上。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建设制造业强国的要求有三:一是有创新型产业;二是传统产业的改造提升;;三是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的高度融合和整合。

 要提高中国产业、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有两种方法: 一是从价值链低端向价值链曲线的中高端跃升 。二是接受新的生产组织模式,形成以企业自我产出为目标的价值链和产业链体系的再造。

 如果我们转向对刚才这种价值链的追寻,客观上就要求市场机制极富效率,那么市场就要基于现代化的信息基础设施、基于新的智能技术进行最高效率的资源配置和生产与需求之间的撮合,才能够让我们实现单独生产,或者是基于自己的认知而开展生产的企业,有效地嵌入到国民经济体系当中。上述这种模式对我们的生产组织、市场运行都提出了一系列新要求。

 大家知道,2001年中国和世贸组织签定协议,第15条规定,到2016年11月1日中国自然会成为市场经济国家,结果还没有到这一天,欧盟、日本、美国都宣布不承认。

 为什么不承认?

 第一,大国政治经济博弈,因为都开始反全球化了。反全球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反中国。为什么?这一次全球化的战争是国际贸易,国际贸易的基本原则是英国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的比较优势原则,每个国家搞好自己的优势产业,然后自由交易,获得共同利益。中国进来之后,什么都搞,是全产业链。一开始搞服装、鞋帽、袜子,搞完了之后搞家电,家电搞完了之后搞汽车,汽车搞完了之后搞高铁,高铁之后搞互联网,互联网之后搞飞机。

 有220多种产品搞到了世界第一,抢了很多人的饭碗,所以,他们说我们是全产业链,不是比较优势的原则,是我们把全球化搞砸了,中美之间的逆差是6千多亿美金,意见非常大,各种羡慕嫉妒恨,已经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了。

 只要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就可以反倾销,因为你不是市场国家,你的价格低还是高,给找一个替代国评价,经常找的替代国是新加坡,新加坡比我们发达多了,我们的出口价格比它低,一出就是反倾销。

 第二,我们自身的问题,市场没有全方位开放的问题和政府垄断市场的问题。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呢?市场配置资源的机制尚未形成,政府对资源控制全面、广泛、强大。我们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本质区别并不在于有没有计划或者计划是否科学,而在于是政府行政权力分配资源,还是在价值规律的支配下配置资源。现在的许多现象表明,政府对资源的控制是全方位的,通过行政手段配置资源,垄断市场,而不是通过公平竞争的方式实现优胜劣汰。这种资源配置的垄断性,完全把“市场”抛在了一边。

 中国要走向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必须建立现代市场体制机制,必须以创新驱动发展作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当前,全球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孕育,我国也已具备深度参与甚至引领新一轮工业革命的经济基础,达到了基本的产业技术门槛。

 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就必须抓住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机遇。在这一视角下,是否实现了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的协同发展,根本标准在于是否深度参与甚至引领新一轮工业革命。推动要素质量变革。生产要素质量决定着产品质量,也由此决定着产业发展质量、供给体系质量和整个经济质量,是高质量发展的微观基础。着力提升创新成果质量及效率,提高科技成果市场化、产业化水平,提高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着力提高金融资本质量及效率。在推动金融与实体经济平衡的同时,通过引入有效竞争、推动金融智能化转型等方式提升金融体系效率,推动金融资源更多配置到实体经济的薄弱环节和重点领域。

 如何来构建临沧产业体系呢?临沧属于后发展地区,经济发展滞后的根本原因是要素投入不足。临沧要构建现代产业体系,从本质上说,就是要充分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引导生产要素向临沧产业集聚。生产要素怎样才会向临沧集聚,需要有慧眼发现临沧产业的价值所在。

 学术界认为人类经历了两次全球化,1750-1950年是人类社会的第一次全球化,主导者是欧洲列强——德法意葡萄牙和西班牙。美国是二战的主要战胜国,所以,美国启动了人类社会的第二次全球化,从1950年到现在,这次全球化的主要方式是国际贸易,以国际贸易化的方式来推动全球化。世贸组织和世界银行都在这个时期出现,主要的特征是国际贸易。有许多经济学家说,人类社会将很快进入第三次全球化。第三次全球化的特点是全球配置资源,技术、资本在全球的配置,未来不是国际贸易,而是全球配置资源的问题。

 全球化的过程表明了二个问题,第一,第三次全球化的特点是全球配置资源,技术、资本在全球的配置;第二,资本、技术没有区域、国别的界限。临沧所缺的所有生产要素在中国严重过剩,正在找出路。

 构建临沧现代产业体系,可以从以下五个方面进行思考。

 一、解放思想,找准定位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思想的阻力是最大的阻力,观念的障碍是最大的障碍。一项政策设计得再好,如果执行政策的人想不开,想不清楚,那政策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建设现代产业体系,首先要在发展大势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不然,容易走偏。

 现在,中国在许多领域生产能力过剩、资本过剩,资源过度损耗,水污染、空气污染、土壤污染严重,食品安全严重威胁人们的身体健康。美国是世界医疗费用花费最高的国家,医疗费用占GDP的18%。我们国家也不少,以后还会越来越高。这些年,我们的收入增加了许多,但是,有相当一大部分都花在医疗费用上去了。

 中国现在最稀缺的资源,正是临沧富有的,临沧森林覆盖率65%、水质优、空气优,产业链处于最低端,这个最低端是说,处于产业链的最前端,而不是产业的低级。相反,临沧处于产业链的高端,拥有高质量发展的条件,这是临沧最大的资本。中国要实现高质量发展,临沧具备高质量发展的先天条件。

 比如,现在,新西兰最好的奶粉是中国的伊利生产,因为我们的牛奶不行、原料不行,生产不出好产品,只要用当地的牛奶就能生产出最好的产品。这就是最好的例证。你拥有的资源越稀缺,就越有价值,就越容易站在产业链的高端,实现跨越发展。

 建设临沧现代产业体系就要从临沧拥有优质的环境资源这个最大最优的优势进行谋划,这也是临沧人民辛福感、获得感所在,是临沧最有可能实现超越别人的优势所在。

 二、延长传统产业链

 临沧传统产业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形成产业链,特别是在农业产业领域,我们只是做基地,产出的是原料,连产品都算不上。

 如何延伸产业链,首先,要找准定位,要根据临沧资源禀赋和优势,定位上要进一步向高端价值链环节提升理念,定位高质量发展,定位在最高最优上;

 其次,进行价值链再造。找最专业的公司,比如,在“猪八戒”这样的平台上招标,一个产业一个产业进行产业链重塑,设计出每一个产业的完整产业链条以及价值所在。

 此外,把每一个产业链打包放到大数据平台上,用产业的价值去对接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

 比如,我们不是“天下茶仓”吗,天下茶仓在哪里?勐库。勐库的发展就要紧紧抓住“天下茶仓”这个定位,做茶仓。为什么,因为,勐库存的茶品质最好。

 要让所有喜好茶玩茶的人都知道,勐库是“天下茶仓”,所有人买了茶,都送来勐库存而不是放在家里或者其它什么地方;勐库先把茶仓做起来,建成中国优质普洱茶交易的物流中心。

 第二步,像昆明的斗南一样,建立茶叶期货交易市场,大家在网上卖茶买茶,需要喝的时候,再通过物流发过来。

 第三步,交易市场、物流中心一旦形成,客商、游客扩大,这时候,再围绕勐库大雪山古茶园开展探险、休闲、采摘、加工等体验式民俗、养生、度假服务;如此等等,进一步往下延伸、深化。

 核桃已经大量产出,澳洲坚果已经建成全世界最大的基地,这些只能看作是资源,不能算是产品,它们是可以加工成最上等的产品的资源,待字闺中,急需进行价值链的塑造。

 三、临沧现代产业选择

 人一生面对的无非“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八个字。产业选择不要局限于生产物质的产品才算产业这样的传统理念,这八个字的每一个字,都可以做成大产业,因此,产业选择就应该紧紧围绕这八个字进行。

 临沧的特点是环境优,也是价值所在,发展产业的注意力也应该集中在这里,而不是去转接东部淘汰的加工企业。2017年经济发展大势已经非常清晰,GDP增长6.7%左右,但是,不要只看总趋势,要看结构。互联网、人工智能、科技创新、创新金融等新经济增长了15%以上,传统制造业、房地产等都是负增长,两者融合,才拉了6.7%这样一条增长线。

 传统制造业不是临沧的优势,什么服装、鞋帽等等,不适合临沧这片土壤。什么适合临沧呢?比如,临沧不是恒春之都吗,产业选择可以首选大健康产业。形成大健康产业,要从中国老百姓的痛点——看病难入手,解决看病难的关键找到最好的医疗资源,不是指住院大楼、和医疗设备,是指好医生。优质的医疗资源——好医生,从哪里来?从互联网上来,你要运用大数据平台把全世界最优质的医疗资源、好医生集中在临沧看病,看了以后在临沧疗养,再延伸到饮食、保健、运动等形成一个完整的价值链。

 中学教育,可以把临沧的中学委托给北京最优质的中学管理,引进当今中国最优秀的中学管理团队、教师队伍、管理方法、教学理念,把临沧的中学办成清华附中分校、北大附中分校、人大附中分校,再把临沧中学现有的管理团队和教师队伍送到北京跟班培训,用5年时间实现临沧的中学教育向中国最高教育水平的跨越。

 同样的理念和途径,健康、养老等现代服务业可以充分依托气候优势,把“恒春之都”的价值最大化。

 四、配置生产要素的路径

 运用“互联网+”发展思维和大数据技术,搭建“临沧现代产业体系云”,实现临沧优质资源形成的产业链价值和生产要素的快捷高效优化配置。

 具体做法是,把价值链条重塑后的产业链建设项目全部放到大数据平台上,一头构建产业价值链的信息资源库、载体库、项目库、产业地图,另一头,构建投资机构、投资人、企业等的数据库的网络体系,同时实现与政务云各板块的互联互通,通过数据资源共享和平台化管理,实现临沧极具价值的产业建设项目和生产要素的精准对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遵循价值规律起决定性作用。

 五、地方政府的选择和政策思路

 英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纳德.哈利.科思的交易成本理论认为,在自由竞争市场中,企业的竞争力不是由制造成本(人和物的关系)决定的,而是决定于交易成本(人和人的关系),在我们国家,交易成本对企业的影响不在于企业与企业、企业与消费者的交易成本,决定因素是企业与政府的交易成本。基层地方政府没有宏观政策调整的空间,可以有作为的就是想办法将交易成本减小到最小,并保证对任何人都是公平公正的。

 另外,就是构建微观主体的活力。微观主体有活力,不仅要企业有活力,更为关键的是要充分调动各方面干事创业的积极性。

 为此,需要推动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的微制度创新,细化完善党政干部干事有为的容错纠错机制,培育激发企业家精神的法治环境、市场环境和社会环境,完善科技成果转化的体制机制,保持足够的企业纵向流动性,形成让企业家心安、让科技人员心宽、让党政干部心热、让创业人员心动的体制机制。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